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今日婺坛 婺剧研究 婺影楼阁 词曲下载 婺剧视频 婺剧音乐 跳蚤市场 用户中心 与我同行 婺剧论坛
  公元2019年8月18日 星期日   您现在位于:『婺剧场』婺剧研究 → 婺剧戏考(婺剧溯源) 欢迎光临婺剧场!注册会员可以享受更多功能。海币请到论坛发贴或发布信息挣取积分换取
  
悦读婺剧——丘陵上“最优美的音乐元素”
2013年11月14日  婺剧场  浏览选项:    本文已被浏览 1512 次
凤仙花,蓬蓬开

  “凤仙花,蓬蓬开,娘想囡,心花开……”
  唱着这首十分动听的金华民歌《凤仙花》,我眼前浮现出的,却是一朵朵比凤仙花更美丽芬芳的金华民间艺术之花。
  这些花朵的枝蔓伸展着,一直伸向历史幽远的星空,当人类最初的文明曙光喷薄在蛮荒的天际,伴随着那片扬花吐穗的稻米,金华民间艺术就在这片朦胧的晨曦里悄悄地萌芽吐蕊。
  今天,当我们聆听着磐安县深泽乡出土的那些商周打击乐器青铜钹时,仿佛仍能依稀听到远古祖先祭祀娱神时唱响的那些婉转悠长的钹歌。当我们观赏至今仍在义乌等地流行的民间舞蹈《叠罗汉》,为那几十种剽悍勇武的造型赞叹叫好时,不由会想起这块土地上的列祖列宗们,早在春秋时期就已养成的尚武崇勇习性,“义乌拳头”那个时候,就已经面对荒山野岭、虎狼猛兽锤炼得如铁如钢了。
  武义桐琴等地出土的三国陶制堆塑瓶上,清晰地塑造着当年土著民间舞蹈的阵形和舞姿,让我们惊讶在那样遥远的年代,祖先的舞蹈艺术就已经达到了非常完美的地步。
  随着南宋定都在咫尺之遥的临安,中国的社会重心从长江以北向江南地区转移,婺州政治经济也迎来一个空前繁荣的时代。就在这黄金一般璀璨的岁月里,永康庙会逐渐成形并发展成规模盛大的迎神赛会,由此催生繁衍了一系列以《十八××》命名的娱神祭祀舞蹈,如《十八狐狸》、《十八和尚》、《十八猴子》等。
  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天起,金华民间艺术的舞步便深深地踏在了这片绵延起伏的丘陵,坚定的足印不是指向庙堂宫廷,而是实打实地踩在泥泞的田埂上,和那些辛勤劳作着的草根民众同呼吸,共命运,并且以特定的思想内容,特有的表现手法,灵动地反映出特定时代的风云变幻、人心向背和喜怒哀乐。
  早期原生态的金华民间艺术表演,和那时人们的生活起居一样粗犷,一样蛮荒,但随着社会的进步,生活的丰富,人们的审美趣味也在发生着奇妙的变化,金华的民间艺术一天天变得好看好听,一步步走向丰富多彩。
  例如,民国以后的社会渐趋开放,女性社会地位有了较大提升,许多原来只能男扮女装表演的舞蹈,开始改由妙龄少女出场表演,这种娇美的女性形象一旦出现,便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可看性与美感度,大大提高了作品艺术感染力。如今声名远播的永康民间舞蹈《十八蝴蝶》,就活脱脱经历了这样的演变过程。
  许多精美的金华工艺美术如东阳木雕、竹编、浦江麦秆画等,也是在岁月长河这样一年年的冲刷之下,如同大浪淘沙那样剔粗存精,逐渐显露自己独特的风格特色,焕发出特有的夺目光焰。
  作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最多的一个地市,金华迄今已有28个项目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80个项目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74项被列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多彩的形式,琳琅满目的名册,俨然一张张精美独特的文化名片,吸引着全世界艳羡的目光。

“潜伏”,只为寻找“最优美的音乐元素”
 
  大约1963年的一天,一条紧急情报被秘密传送到金华县公安局:有几个操外地口音的人总在金兰汤水库一带活动,他们白天在水库附近溜达,晚上跟随一些剧团四处看戏,还不时在附近茶馆里出没,到处找人聊天打探,行迹可疑。
  这一情报立刻引起公安部门的高度关注,几个精干的侦察人员立刻奉命前去盯梢。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那是个“备战备荒”“准备打仗”的年月,而那时刚刚建成的金兰汤水库,是金衢盆地上百万人生产生活的重要水源,万一被阶级敌人放上颗炸弹或是毒药,后果谁也不敢想象。
  一天之后侦察结果出来了,这些“形迹可疑”的人不仅没有锒铛入狱,反而被县委领导视为上宾,请进了招待所设宴款待。原来他们不但不是“美蒋特务”,还是老百姓最亲的亲人——北京空政歌舞团的著名艺术家,领头的叫羊鸣,其中一个人很值得一提,就是曾经作为嘉宾主持过2011年央视春晚的那个小老头——文职将军阎肃。他们是为歌剧《江姐》的创作,专程来江南文艺采风的。
  原来歌剧《江姐》的剧本创作完成后,当时的空军司令刘亚楼大将就将其列为空政歌舞团重点打造剧目。担纲音乐创作的艺术家们到四川等地搜集素材体验生活,可一次次审查全都被否定。上级严令他们扩大范围,广泛收集南北各种风格的音乐素材,从中寻找中国最优美的音乐元素。
  40多年后,这些老艺术家回忆当年,仍然传递出初次接触婺剧时的意外与惊喜:
  “走到浙江时,发现了一个历史悠久的剧种——婺剧。这个剧种包括昆腔、高腔、乱弹、徽戏、滩簧、时调六大声腔,它常与昆剧、徽戏同台演出,相互影响又彼此保持各自特色。因一直广为流传于江南农村,婺剧的唱腔优美动听,呈现出一种健康、淳朴的自然之气。正因如此,一行人被婺剧所迷,跟着一家婺剧团。每天晚上看演出,积累音乐素材,白天就在当地一个水库边溜达。” 
  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有趣的一幕。婺剧音乐中的许多精华,作为中国“最优美的音乐元素”,被有机地融入《江姐》这部中国民族歌剧经典之作,包括那首脍炙人口的主题曲《红梅赞》中,为这一剧目最终出类拔萃、成为民族歌剧经典立下了汗马功劳。
  不仅空政歌舞团的艺术家们,就连大名鼎鼎的国歌词作者、新中国第一任戏剧家协会主席田汉,在上世纪50年代第一次观看婺剧演出后,也一口气说出了三个“没想到”:
  “第一个想不到的是……竟然在金华能看到如此传统丰富,行当齐全,并且如此特色鲜明的乱弹声腔的剧团……”
  也是在那几年,浙江婺剧团、金华市婺剧团先后上北京演出,毛泽东、周恩来、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连续观看了剧团演出并接见演员,给予很高的赞誉。
  撩开遮蔽了几百年的面纱,婺剧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走出山乡,以不同凡响的形式惊艳京城,从此登上国家级的艺术殿堂。

“金华戏”——金华本土的艺术鲜花

  婺剧这个名称,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才正式叫响,过去长期被称为“金华戏”,是流传在金华一带多种戏曲、曲艺(即高腔、昆曲、乱弹、徽调、滩簧、时调)的合称。
  姗姗来迟的名称后面,有着婺剧漫长曲折的发展历程和辉煌光焰。
  如屏如障的低矮山丘环绕着一块块肥沃的水田,形成一个个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体,农耕文化的发育与成熟,奠定了金衢盆地最本色的人文经济基础,涵养着一代代高度发展的农耕文明。
  中国最早的戏曲形式“南戏”诞生在温州,作为温州通向广阔内地的要道与关口,金华的土地上早早回响过这华夏最初的戏文。
  元朝灭宋之后,南戏和元杂剧开始在江浙一带盛行,这时期杭州最出名的一位女演员叫“芙蓉秀”,这美丽的艺名,显然缘于家乡城边那座秀丽苍翠的芙蓉峰。
  艺术没有边界,透过东边翠绿的山口,沿着西边蜿蜒的水路,在漫长历史进程中输入到金衢盆地的,不光是景德镇的瓷器、杭嘉湖的丝绸,还有各种流派各种风格的戏剧艺术形式。
  昆剧从东边流入,慢慢演变成草昆;弋阳腔从西边涌进,渐渐化做高腔;而徽调尾随徽商从北边势不可挡地南下,逐渐化做徽戏;再加上金华土生土长的原有表演形式滩簧、时调等,南腔北调在小小盆地里融合汇聚,一起喧嚣热烈地回响着。
  外来戏曲进入金华方言区,首先遭遇的自然是方言隔阂,为打破这种障碍,演员们尝试运用本土方言演出,在音乐上也逐渐向本地曲调靠拢。
  众多的南腔北调开始慢慢融合,渐渐汇入婺江欢快的涛声,融进北山松涛那浩荡的风韵。通过融会贯通,优势互补,竞争重组,三合班,二合半独特的表演形式慢慢形成,一种博采众长、特色独具的本地唱腔开始咿咿呀呀地唱响。
  婺剧就这样在农耕文明的沃土上悄悄诞生了,它很像是一朵随风漂泊的蒲公英,乘着南来北往文化的季风,跨过江河,越过山脉,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那块土壤。而一旦在丘陵上扎下根须,便贪婪地汲取着本土丰富的养分,汇聚四面八方各具特色的色彩音调,拔节扬花,吐穗结果,最终绽放成一朵地地道道的本土艺术鲜花。

从“草台”到华堂

  “三耕一闲”,当冬季雪花飘舞起来的时候,“咚咚锵锵”的婺剧锣鼓声,也在这个时候轻舞飞扬。
  家传耕读,乘闲时扮做生旦净丑;
  戏作君相,结局后仍是土农工啇。
  许多乡间的戏迷们早就按捺不住地开始自发聚集,你演旦角,我扮小生,你敲锣鼓,我拉二胡,角色分派停当,一个小小的业余剧团很快就锣鼓喧天地登场。
  那些演得好的,很快就赢得四村八乡的喝彩,挣得大把大把的戏金,并聚集起为数不少的铁杆“粉丝”,从此便搭起个固定的班子,取一个好听的名号,叫做什么“品玉班”“文锦社”,或者“大连升班”“大荣华班”……然后择个良辰吉日,在“梨园老祖”李世民神像前点上几炷香,从此唱起了“二合半”,或者“三合班”,正式走上了半职业化甚至职业化的道路。
  婺剧最早的班社,许多就是这样组成的。
  “舞台小天地,天地大舞台”,当这些平凡普通的农家子女披上戏装,涂上油彩,扯着嗓子,唱起了高腔乱弹的时侯,婺剧便有了许多田园化的发展与改变。白素贞不再是峨眉山上那条千年修炼的蛇仙了,她娓娓的唱腔里平添了许多村边竹林的情韵;小和尚也不再那么孤独拘谨,一举一动里多了不少邻家小子式的顽劣。在他们扮演的人物、演绎的故事中,总是有意无意渗透进许多农家的理想和田园的风景,掺杂融合进不少乡间俚语。
  婺剧演员就这样自发地集聚,慢慢地成形,渐渐地成熟乃至成名了。 
  历史上很少有文人秀才愿意掺杂到婺剧当中来,他们甚至连婺剧的名字都不大屑于提起,好像只要提起这个名字,就会贬损了自己一世的清名。
  所以在历代史书经传里,我们很少能够看到关于婺剧的记载,更没能看到秀才文人们原创的婺剧剧本或者评论记载。
  近代文人唱婺剧的唯一例外,恐怕只是清末民初时期的张恭,这位清朝的举人曾以极大的热情组织过张恭大班、张恭小班,亲自编写婺剧剧本,组织演出,让金华观众们看了许多家乡味十足的好戏。
  辛亥革命胜利以后,张恭出任金华军政府分都督,仍然亲自为剧团编写《大破南京》、《民国记》等时装新戏,在婺剧史上书写出独特而辉煌的一页。
  新中国成立不仅给了婺剧正式的名号,更给了它荡漾的春风和煦的春雨,让这株己经400多年的梨园老树枯木逢春,在焕然一新的文化土壤里依旧花开满枝,鲜艳夺目。
  1955年,浙江省文化厅下文成立浙江婺剧团,一大批省艺校婺剧班科班出身的文化青年来到金华,和部分老艺人一起,共同开启了婺剧史上一个崭新的篇章。
  在党组织调配下,一批文化人首次加入到婺剧队伍中,使这个古老剧种过去少有文人参与的历史从此终结。这些充满了新思想新观念新技巧的现代文人迅速整理改编出许多传统剧目,创作出许多全新剧本,成为现代婺剧常演不衰的精品。自1956年成立以来,浙江婺剧团共收集整理了800多个大小剧目和3000余首唱腔、曲牌及婺剧独有的传统脸谱和服装图样,还创作、改编、整理、演出了一系列优秀剧目。
  随着经济与社会的发展,在某些高端剧团演出的剧目中,婺剧慢慢变得时尚精致,少了几分田野的粗犷,多了几分优雅的美丽,适应了北京、上海等尖端观众的欣赏需要。
  婺剧正在从过去的田间地头迈步,蘸着婺江的清流,洗去百年来积累的粗犷,然后优雅地转身,时尚地举步,摘取着中国戏曲舞台上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艺术大奖。
  但在骨子里,在熟悉它的人眼里,婺剧依旧姓“农”,依然属于田园农家。浙江婺剧团现在仍每年下乡演出300多场,演员们像百年前的先辈一样,仍然吃着百家饭,睡着地铺,然后一年年获得“全国送戏下乡先进集体”难能可贵的奖项。(文/王晓明)
→ 『关闭窗口』
→ 主题所属分类:  婺剧戏考 → 婺剧溯源
 热门文章
 浙江徽班概览 (12208)
 婺剧人物脸谱欣赏 (7335)
 精干多能的婺剧传统乐队 (5970)
 戴云辉婺剧舞台人物速写选 (5300)
 十二个月戏名——义乌民间歌谣 (5236)
 博大精深的婺剧楹联 (5036)
 婺剧在东阳木雕上的投影 (4779)
 婺剧的音乐 (4693)
 金华南屏寺一带是“僧尼会”发生地? (4361)
 婺剧徽戏是京剧的祖宗 (4331)
 最近更新
 婺剧《碧玉簪》经典唱段《歌管声静月上瑶台》解析 (8月31日)
 说说小地方的大剧种——婺剧 (8月26日)
 杨霞云的表演特点:细腻唯美、武艺出众 (8月26日)
 青春版《穆桂英》:一首青春洋溢的诗篇 (8月25日)
 是推倒重来,还是推陈出新? (8月20日)
 宗教与民俗双重视野下看婺剧 “踏八仙 ”的价值 (11月18日)
 浙江徽班概览 (11月14日)
 悦读婺剧——丘陵上“最优美的音乐元素” (11月14日)
 婺剧《断桥》赏析 (11月14日)
 《义乌婺剧剧作选》编纂记事 (11月13日)
 文章搜索
搜索选项:            
  →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
(没有相关评论)
您是否还没有 注册 或还没有 登陆 婺剧场?!
Copyright © 2005-2015 婺剧场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wujv.com
浙ICP备1502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