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今日婺坛 婺剧研究 婺影楼阁 词曲下载 婺剧视频 婺剧音乐 跳蚤市场 用户中心 与我同行 婺剧论坛
  公元2019年8月18日 星期日   您现在位于:『婺剧场』婺剧研究 → 研究探讨(研究心得) 欢迎光临婺剧场!注册会员可以享受更多功能。海币请到论坛发贴或发布信息挣取积分换取
  
是推倒重来,还是推陈出新?
2015年8月20日  婺剧场  浏览选项:    本文已被浏览 1394 次
——从金华市婺剧团重排《二度梅》说起 

  忽然想起八婺大地上随处可见的徽派建筑:犬牙交错的窗棂、气韵生动的图案、天衣无缝的凿枘,虽然经历了上百年的风吹雨淋,偶有虫蛀腐朽的部件,但整体结构依然完好无损、牢不可破,这是前辈能工巧匠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对于文化遗产,业界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是推倒重来。先用推土机将古建筑推倒,再用钢筋水泥重建,外面喷漆喷火做旧,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假古董。另一种是推陈出新。保留总体的框架,哪个部件坏了就换哪个,修旧如旧,依然不失为一件承载厚重文化基因、历久弥新的艺术精品。
    已经在八婺大地走过了400年风风雨雨的婺剧,近几十年来命运多舛,先是“文革”的十年浩劫,后是艺术样式多样化的强烈冲击。在这种情况下,要延续婺剧的传统文脉,是推倒重来,另起炉灶?还是修旧如旧,推陈出新?浙江婺剧团作了很多成功的探索,由其托管的金华市婺剧团去年重排的历史剧《二度梅》,专家叫好,观众叫座,成功探索了一条在新时期弘扬婺剧传统文化的新路子。

主题求“情”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婺剧作为一门艺术,何以动人?无非一个“情”字。明代著名戏曲家汤显祖在《牡丹亭记题词》中更是把“情”提升到至高无上的地位:“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总体而言,婺剧传统上重情节的完整连贯,轻感情的深度开掘,尤其是农村的草台班子,往往借助大锣大鼓的音乐、剧烈夸张的动作,掩盖感情表演的惨白。同样一个剧目,京剧和越剧往往更重情感的深度开掘,该详则详,该略则略,有详有略,详略得当。
    在金华市婺剧团重排的《二度梅》中,无论饰演梅良玉的施美娟,还是饰演陈日升的叶海潮,甚至一般跑龙套的演员,无不充满激情。最忘我投入的,是饰演陈杏元的青衣范红霞,她的演技炉火纯青,感情酣畅淋漓,每次看视频,我心中不免嘀咕:看她的神情,或许已经将自己和角色融合在一起了,不知道舞台上的那个人,到底是陈杏元,还是范红霞?
    按李笠翁的“一人一事”戏曲理论,《二度梅》的精华就集中在“一人一事”上,“一人”就是陈杏元,“一事”就是陈杏元离亲别故,出塞和亲,其余的都是铺垫。在整本戏中,时时处处凸现了一个“情”字,公和私两种相互交集的感情。从私而言,时时都是陈杏元的亲情:“活生生别亲人,天各一方。只能在睡梦中,欢聚一堂。”其中包括父(母)女情、姐弟情、夫妻情、长辈情。从公而言,处处都是陈杏元的爱乡情和爱国情:“登重台望家乡,重峦叠嶂。云重重雾茫茫,望不见家乡”、“一袭汉衣襟,寄语众乡亲。可怜离乡女,未忘故国情”。最后为了不使奸臣卢杞的卖国书信传到北番,准备以身殉国,在落雁崖“宁轻生仿屈原,抱恨投江”。
    “多情自古伤离别”,何况是生离死别,《二度梅》将离别的主题演绎得淋漓尽致:一别父母,母亲昏厥,陈杏元肝肠寸断;二别夫、弟,在重台之上,陈杏元赠钗,梅良玉赠诗,缠绵悱恻,梅良玉最后昏厥;三别故国,过雁门关,渡黑水河,拜昭君庙,鸿雁南飞,故国难离。
    看了范红霞的激情演出,对于什么是难分难舍,什么是肝肠寸断,什么是生离死别,什么是一步三回首,有了深刻的体会。

做功求“难”

    范红霞的做功融合了京剧青衣的细腻和刀马旦的刚烈,柔中带刚,刚中有柔,刚柔相济,难度空前,将婺剧“文戏武做”的艺术个性,演绎得淋漓尽致。
    在《二度梅》中,最为观众津津乐道的高难动作是坐轿、攀藤和漂流。陈杏元坐轿时,一脚前倾,一脚下蹲,重心下移,全身摇摆,同时还要感情饱满地演唱大段大段的唱词,做功和唱功珠联璧合。在送别一场,表演轿子功的时间长达五六分钟,这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一般演员难以企及。
    陈杏元爬落雁崖,一路披荆斩棘,鲜血淋漓。途中有一难以逾越的沟壑,只得攀藤飞越,在舞台表演上是连续转圈达10多圈,有正向的,有反向的,容易头昏目眩,难度可想而知。而范红霞在表演这一连串动作时,连贯自然,毫无破绽。爬上落雁崖后,陈杏元抱恨投江,后空翻倒地加打转,难度不小。投江以后,陈杏元被河水冲走,一会儿正向旋转,一会儿反向旋转,一会儿上身前倾,一会儿上身后仰,摇摇摆摆,一连串动作自然、柔软、连贯,一气呵成。
    从坐轿到攀藤、投江、漂流,范红霞的一系列高难度动作,将婺剧“文戏武做”的表演特色,发挥到了极致。
    突然想起了名噪一时的京剧尚(小云)派名剧《昭君出塞》,也采取“文戏武唱”的办法,以求火暴,增进视觉上的美感。王昭君在出塞后换乘烈马之时,就使用了串“鹞子翻身”、“趟马”疾驰,俯冲“圆场”等属于武功技巧的动作。不过,除了高难度的做功以外,在情感的演绎方面却有些苍白,让人觉得是为了武戏而武戏,有点做过头了,不如《二度梅》的感情饱满,做功高难。
    梨园前辈说得好:“戏不离技,技不离戏”,如果离开了戏曲的情感需要,高难度的技巧,仿佛皮毛离开了血肉,不过是画蛇添足;只有贴近了戏曲的情感需要,高难度的技巧才能锦上添花。

唱腔求“新”

    遥想20年前,曾经参观桐乡乌镇东栅的茅盾故居。岁月留痕,至今记忆犹新的不是茅盾故居本身,而是故居所在的东栅古街,虽然历经风吹雨打,依然原汁原味,完好无损。当乌镇作为江南古镇进行旅游开发以后,故地重游,惊讶地发现东栅古街变长了,再看看跨河的石桥、跨街的廊棚,古拙质朴,确是旧物。幸亏业内人士指点迷津,才使我恍然大悟,原来古街在修缮的时候,用旧的原料、旧的工艺,修旧如旧,那些小桥,是从乡下的古桥拆过来的,那些廊棚,也是从乡下的旧房拆过来的,而不是将新石料、新木料喷漆喷火做旧。
    建筑如此,婺剧何尝不是如此!范红霞在《二度梅》中的唱腔,乍听有些陌生,再听似曾相识,细听水乳交融,原来是借鉴了京剧程派唱腔的发声方法,为我所用。程派对京剧来说是旧腔,而对婺剧来说则是新声。
    众所周知,程派声腔艺术以独树一帜的发声、吐字、用嗓、润腔等综合技巧,创造了风格含蓄、深邃曲折、亢坠断续的唱腔。程腔虽以幽咽婉转著称,却于柔美的旋律之中,别具一股阳刚之气,锋芒咄咄逼人,更有强烈的感染力。程派唱腔的另一个特点是用气引声,以字行腔,以腔传情,形成了藕断丝连、若断若续的情调和韵味。
    从题材上来讲,程派擅长演唱《昭君出塞》、《春闺梦》等悲剧,而《二度梅》中出塞和番,好比新的《昭君出塞》;从声腔上来讲,婺剧徽戏和京剧有共同的祖先,有共同的遗传基因。范红霞拿来的,不是交响乐的“洋材料”,也不是流行音乐的“新材料”,而是质地相近的京剧“旧材料”,融合在婺剧声腔中,水乳交融,天衣无缝。同时,融合京剧程派唱腔以后,又不同于程派,在委婉中不乏激烈,在低回中不乏高亢,形成了别具一格的风格,正是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扬己之长、避己之短的成功尝试。

舞美求“真”

    传统戏曲,动作是程式化的,舞台是虚拟化的。方寸舞台,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既可以表示千军万马,也可以表示单枪匹马;既可以表示一马平川,也可以表示崇山峻岭;既可以表示亭台楼阁,也可以表示小桥流水。夹了两面旗帜,表示乘车;拿了一根鞭子,表示骑马;低头弯腰提裙抬腿走碎步,表示上楼。
    几百年来,戏曲舞台的虚拟化,或许是限于当时的科技水平。现在利用声光技术,制造出让人身临其境的幻境。如果唱念做打等表演程式是传统的,那么声光技术是锦上添花,相得益彰;如果唱念做打等表演程式是现代的,那么声光技术是掩盖内容的空虚,欲盖弥彰。
    《二度梅》一开始,便是狂风大作,折断梅枝。如何艺术地重现这个场景?传统上只能靠声音的呼啸和演员的旋转,狂风吹得梅良玉连续打转,头昏目眩。而通过现代声光技术,制造了乌云压顶、电闪雷鸣、狂风呼啸的逼真效果,让人身临其境。
    重排以后的《二度梅》,舞台更优美,场面更宏大。譬如,梅花二度开放以后,舞台上有4个绿衣少女手持红梅,翩翩起舞,有四个黑衣小厮手持红梅,来回穿梭,非常美观。又如陈杏元和梅良玉在金殿完婚之时,有8个红衣女子,手持红梅,烘托气氛。再如送亲的仪仗队,包括4个手持斧钺的武士、4个手持旗幡的武士、8个衣着艳丽的宫娥等,总计有23人之多,浩浩荡荡,场面壮观。
    现代科技,给婺剧插上二度腾飞的翅膀。因为有了电,舞台上便有了缤纷的灯光,有了洪亮的音响,有了清晰的字幕,有了形象的背景照片,有了逼真的唱片,有了动态的录像;因为有了网络,便有了婺剧QQ群,方便戏迷交流,有了婺剧论坛,方便戏迷探讨,有了网络视频,方便戏迷看戏,有了视频聊天室,方便戏迷学唱。

    后记

    金华市婺剧团重排《二度梅》的实践,给我们以启发:与其推倒重来,不如推陈出新。身处一个传统文化衰落的时代,一个艺术大师空前缺乏的时代,如果没有一流的编剧、导演、乐师和演员,要全面创新,很可能力不从心,弄出个古不古、今不今、中不中、洋不洋的“怪胎”来,这种例子还少吗?还不如正视现实,因为时代的原因,我们才不够高、学不够富、艺不够精,最佳途径是继承前人的艺术成就,从传统剧目中挖掘宝藏,去粗存精,使其既符合现在的口味,又保存传统的精髓,同时借鉴和吸收兄弟剧种优秀的表演艺术,为我所用,以增强艺术个性、弥补艺术缺陷,从而推陈出新,重铸精品,排出更多更好的《二度梅》来。(原载2010年4月18日《金华日报》第四版,作者王向阳)
→ 『关闭窗口』
→ 主题所属分类:  研究探讨 → 研究心得
 热门文章
 浙江徽班概览 (12208)
 婺剧人物脸谱欣赏 (7335)
 精干多能的婺剧传统乐队 (5970)
 戴云辉婺剧舞台人物速写选 (5300)
 十二个月戏名——义乌民间歌谣 (5236)
 博大精深的婺剧楹联 (5036)
 婺剧在东阳木雕上的投影 (4779)
 婺剧的音乐 (4693)
 金华南屏寺一带是“僧尼会”发生地? (4361)
 婺剧徽戏是京剧的祖宗 (4331)
 最近更新
 婺剧《碧玉簪》经典唱段《歌管声静月上瑶台》解析 (8月31日)
 说说小地方的大剧种——婺剧 (8月26日)
 杨霞云的表演特点:细腻唯美、武艺出众 (8月26日)
 青春版《穆桂英》:一首青春洋溢的诗篇 (8月25日)
 是推倒重来,还是推陈出新? (8月20日)
 宗教与民俗双重视野下看婺剧 “踏八仙 ”的价值 (11月18日)
 浙江徽班概览 (11月14日)
 悦读婺剧——丘陵上“最优美的音乐元素” (11月14日)
 婺剧《断桥》赏析 (11月14日)
 《义乌婺剧剧作选》编纂记事 (11月13日)
 文章搜索
搜索选项:            
  → 评论内容 (点击查看)
(没有相关评论)
您是否还没有 注册 或还没有 登陆 婺剧场?!
Copyright © 2005-2015 婺剧场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wujv.com
浙ICP备15027994号